新闻中心

Information Center

护送生命礼物,只要需要哪里都是“包邮区”,浙江特殊快递员群像
来源:钱江晚报·小时新闻 作者:杨茜 发布日期:2020/05/09 浏览:292
每次出门,他们都十分小心翼翼。 那个2斤多重的储运箱里装的是一份礼物:被称为生命种子的造血干细胞。 护送生命种子这样一份礼物是什么样的体验? “孤独却热切,因为有个生命在等待。”也因此,被称为“生命快递员”的他们往往脚步很快。

2020年05月11日《钱江晚报》A0003版:小时·人物 截图

在线阅读:http://qjwb.thehour.cn/html/2020-05/11/content_3852129.htm?div=0
每次出门,他们都十分小心翼翼。

那个2斤多重的储运箱里装的是一份礼物:被称为生命种子的造血干细胞。

护送生命种子这样一份礼物是什么样的体验?

“孤独却热切,因为有个生命在等待。”也因此,被称为“生命快递员”的他们往往脚步很快。

杭州宝妈潘克勤志愿护送造血干细胞4年,她步履匆匆往来长沙、广州、深圳的一个个医院。把生命种子送达的那一刻,她见证过很多家属等来希望时的泪如雨下。

目前,潘克勤所在的浙江省造血干细胞捐献志愿服务队一共有15名成员,平均年龄40岁,潘克勤是年纪最轻的一个。

背着储运箱,15个人每个人都在和时间赛跑。

只要有需要,哪里都是包邮区。

过去这四年,服务队累计护送造血干细胞115次,到达全国22个城市,累计护送历程近15万公里。

服务队刚成立时的合影,那时候潘克勤还没加入。

1】他的第一次护送是去南京,发生在两个花开的生命间
身为队长,靳毅责任重大。

他是浙江省第106例造血干细胞捐献者,也是护送次数最多的志愿者。

2014年,还没有成立服务队,靳毅就接到一个任务,护送一份造血干细胞到患者医院。

孤独热切,脚步匆匆是生命快递员的共性。

这是浙江省的第200例捐献,捐献者是绍兴的一位女大学生,患者是南京的一位女中学生。

都是花一样的年纪。

那是9月学校刚开学,捐献者躺在病床上采集,患者躺在病床上等待。

220毫升的造血干细胞混悬液被小心封装起来,外面裹上棉布,放进加有医用冰袋的储运箱里。

靳毅把储运箱的背带缠在手上一圈又一圈,紧紧握住提手。“那是那个女孩活下去的希望。”

他赶往火车东站搭乘高铁前往南京。两张凭证随身携带,一张是介绍信,用来向铁路、机场等安检处说明造血干细胞不能经过X光安检设备。另一张是造血干细胞交接单,作为交接凭证。

赶到南京医院,已经是晚上六点。路上四个小时,靳毅箱不离手,坚持不上卫生间。一边估计着时间,一边与当地医院保持沟通。

护送任务完成,他在医生办公室休息。一对夫妇走进来,脚步匆忙满眼急切,得知造血干细胞已送进病房,他们长舒一口气,拉着靳毅的手,边道谢边流泪。

那个女孩是幸运的。

她后来在QQ空间里写下这么一段话:“9月3日,于我而言是另一个生日。万分感谢为我捐献造血干细胞的亲姐姐,你的细胞已经在我的身体里茁壮成长了。祝福善良的你,没有多少人会有魄力,做出这样的决定。”

2】捐献者当场泪崩:一生荣誉无数,这个粗糙的奖杯最珍贵
服务队另一名队员张剑是嘉兴人,每次出任务都从杭州出发。

即使已经经历过很多次护送,但是每一次,他一样会高度紧张。

张剑说这么长时间和航空公司、机场合作,双方都有一定的默契,他很感谢。机场有专门的接泊车,工作人员带领,专门的安检程序,可以提前十分钟登机,常常会给他们安排第一排或第二排的位置,尽量让他们少接触到人多的地方。

一路上,他不敢松懈,就连上卫生间都把储运箱挂在脖子上。途中,张剑常常不吃东西不喝水,直到将箱子成功送达后,才敢去旁边吃顿最便宜的饭菜,万一要过夜,他只住尽量便宜的经济型酒店。“这个费用是患者方出的,他们本身已经很难了。”

他印象最深的一次,是护送造血干细胞到长沙。患者是一位高二的女生,在学校突然晕倒,送到医院后发现是白血病。女孩父亲是农民,被生活压低了身子,佝偻着背。

“他的手很粗糙,一看就是做农活儿的,紧紧握着我的手道谢,非要拉我吃饭。”

张剑和女孩父亲在医院旁边的夜市开了一瓶啤酒,聊了几个小时。

为了给女儿治病,父亲卖了老屋和家里唯一的一头耕牛,几乎借遍了所有能借的朋友,凑够了四十万。

临别,父亲拿出一个奖杯委托张剑带给捐献人。

那是一个制作有些粗糙的玻璃工艺奖杯,上边刻着四个字:中国好人。下边还有一行小字,写明颁给捐献者。

一般捐献者不接受患者的任何礼物和报酬,但是看了这个奖杯后,张剑改变了主意。

返程后的张剑特地去了趟医院,把奖杯拿给捐献者。

“捐献者当场就哭了,他说一生获得荣誉无数,这个奖杯最珍贵。”

3】只问过程不问结果,他们是一群特殊的快递员
类似这样的故事和细节很多,张剑记得,靳毅记得,潘克勤记得,浙江省造血干细胞捐献志愿服务队的15个队员都记得。

但是他们有时候也会选择忘记。他们告诉自己,事情做过就过去了,不要往回看。

希望和生命都是很珍贵的东西,他们能做的就是尽快送达。

潘克勤有她自己对“生命快递员”这个称呼的理解。

“我们快递的是生命和希望,都是太过珍重的东西。”她说,正因为如此,她才觉得这份“工作”很珍贵,她会一直坚持做下去。

事实上,浙江这群特殊快递员,都是生活中最普通的你我他。

队长靳毅,47岁,是一名监狱警察。

张剑,48岁,在环境生态保护局工作。

曹幼君,50岁,从事广告设计。

陆雪贤,41岁,在平安寿险工作。

俞国荣,47岁,是一名卫生服务中心的主治医生。

王建琴,48岁,是工商银行的一名职员。

黄钢锋,37岁,经营着一家淘宝店。

……

因为爱心和责任心,他们走到了一起。

靳毅说,还有很多人想要加入这个团队,不过就目前来说服务队是相对平衡的状态,大家的默契度都磨合得很好。“也会优胜劣汰,有人退出,就会有人进来,但是需要一定条件。”

靳毅说,最基础的门槛,必须是造血干细胞捐献者。因为有所了解,因为懂得付出,才会有好的开始。

其次,是较强的个人能力和自由的工作时间。护送队的成员,需要有比较强的沟通、应急、协调等能力,工作时间弹性也要大一些,这样才能保证完成任务。

“最核心的,就是愿意做这件事。精力和时间都是志愿付出的,除了个人成长,心理满足,经济上是没有任何回报的。”

即使满足了这些条件,护送队员们也要经过严格全面的培训。“其中包括造血干细胞的采集、护送、移植方面的知识学习,护送所有流程的了解,以及应对各种突发状况的能力培训等。”

返回首页

公众号:ZJHSCV(造血干细胞志愿者)

新浪微博:@浙江省造血干细胞捐献者之家

浙江造血干细胞捐献咨询交流Q群:14860735
微信群(加zjhscd邀请加入)

 浙公网安备33082502000241号  浙ICP备09020836号

© 1996-2020 浙江省造血干细胞捐献志愿服务队 版权所有。

新浪微博

公众号

X

* 手机号:

* 验证码:

确定